• 反正也算挣扎过了

    既然不能做到非此即彼 那之后就是无以为继的虚假

     

    否则

    首先要给我一个理由

    我不是不愿意为了谁做出改变

    一个好的理由我可以为了谁上月球,从来都是,感情这件事我从来不吝啬

     

    我会拍片也会画点油画

    但我厨艺一点不差,还有点洁癖

     

    责任心和安全感之间有着或尴尬或豁达或完美的维系

    我们需要的人是这样的,可以在你把事情弄糟之后,对方却可以把这件事办得漂漂亮亮,告诉你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惜我们都只有把事情弄糟这一种属性

     

    最可悲的就是发展到一种博弈的姿态,不想玩了

     

     

  • 当你耐心的慢慢讲述一个长长的故事,也许比一个影像更有效果。部分原因是叙述的作品需要我们花更长时间去看、去感受。没有一张照片或一组照片可以铺展,进一步铺展,不断地铺展。这段是写在前面的废话,因为我觉得我要写的是情绪,情绪怎么去叙述呢?而自己才记得的细节那么久以后说出来觉得好残忍。

    以及在现代观看方式中,现实首先是外表——而外表总是在变化。你比如照片记录外表。摄影的记录是记录变化、记录被摧毁的过去。作为现代人,我们都明白所有身份都是建构。

    唯一无可辩驳的现实,以及我们寻找身份的最佳线索是人们外表如何

    所以时隔一些时候,我们还会见一面,当然我却还是不懂找话题,更愿意安静的不说话。

     

    我们张望、我们记录、我们表示知道。这是一种更冷的观看。现在这是大概是被我认作是艺术的或者理性的观看方式。  事实是,我只希望自己解除了过去的一部分偏执和假象,又解除了现在的一部分否认和遗忘。

    记录文字的一个任务,是对各种占支配地位的虔诚提出质疑、作出抗辩。哪怕当你的这种理性地看待不是对抗情绪的时候,但各种也会受引力作用而朝着对抗的方向运动。记录的文字是对话,是回应。它们也许可被描述为人们随着各种经验的演变和彼此互动而对活生生的事物和行将消亡的事物作出回应的历史。

     

    其实现在我只是淡淡的说,曾经,对未知的好奇大概是一个20岁不到的女生感情的起点吧?

    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大概是因为用了你给的的素材,作业被无畏老师表扬?就像给什么染色的过程,开始不明显到最后颜料越来越厚看不见掩盖在颜料之下的本来的纸张。

    三毛说她要的爱情是两个人各自盘踞在某个角落看书看到失魂落魄,在家里擦肩而过时可以完全看不到对方。萨特和波伏娃的爱是以学术的名义互相折磨,彼此像八爪鱼一样跟在后面死缠不放。琼瑶理解的爱情是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看星星看月亮。马尔克斯笔下的爱情是扬起小黄帆出海远离尘世喧嚣,以七十岁的身体做爱做到天荒地老。菲兹杰拉德夫妇的爱意味着互相透支,张爱玲的爱让她低入尘埃。杰克和罗丝的爱可以主宰世界,至尊宝的爱能够扭转时间。超级玛利的爱是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拯救,one day里面Emma和Dex的爱通过死亡抵达永远。 

    所以

    对一个影子一样的人投入的那么彻底真的好像傻瓜一样,别说什么爱情什么主动权,连彼此是谁都不那么清楚。

    假想里那是一个“认真的、投入在自己世界的人”

    对呀

    不就是假想里的一个人

    时间流逝越来越久的时候觉得简直可以说是一场很浩大不可言說的真实

    即使在我说起这个“莫须有”的故事,我并不作为一个比较极端的人,表现得就像柯尔律治笔下对参加婚礼的宾客述说着自己的痛苦的古舟子。

    也被讽刺这简直带着十分浓厚的类似宗教情怀才有的可笑的单细胞不会转弯的感情

     

    一个假想出来的投入在自己世界的人,和我很像的投入在自己世界的人

     

    然后

    我不擅长表达吧,却也不擅长故作正定

    感情也是断断续续没有章法

    然后

    就是云淡风轻的自己好好生活了,好像就是为了证明,你的确是一枚过客

     

    但是

    谢谢

     

    好像没有机会亲口这样坦白的说出来 因为解释起来好像也没有必要

    你所不知道的比你知道的多太多了

    而且回忆就是有时会美好到虚假

    记忆被赋予太多价值,思考则未受足够重视。

     

    记忆是我们与过去的时光可能有的惟一关系。

    然而怀念自己过去的想法和感情则是一种单纯的本能,同样

    令人无奈的就是,记忆也是我们与过去的人可能有的惟一关系。

    一种消极的积极,一种积极的消极。 

    怀旧这个事情本质上是一种消极的积极吧,你只是置身于其中

    大学的时候好喜欢暗恋桃花源里面女主角的那句许我向你看,所以一看就是好多好多好多年

    但是我想因为我们都需要孤独,人要做完一件事情,就必须独处,或至少不能让永久性关系束缚住手脚。比如本雅明对婚姻的否定清楚地反映在他评论歌德《亲和力》的文章中。他的研究对象——克尔恺郭尔、波德莱尔、普鲁斯特、卡夫卡、克劳斯——都从未结婚;据舒勒姆说,本雅明渐渐认为他自己的婚姻“对他本身来讲是致命的”

    所以你也可以说其实怀念的是自己自己当时喜欢过本雅明和卡尔维诺还有桑塔格,怀念当时听过的某个专辑带来的情绪,怀念自己的所得自己的所失的不甘心和对未知世界的不可控的无奈。

    在更根本的意义上,这种专注它是赋予一切乱糟糟扩散和同时发生的事物以秩序,并以忽略或不理会世界上发生的大部分事物为代价。

    但是总有些什么,它改变了你的一生,无论你怎么努力,它都不会消失

    拖着行李到欧洲,除了父母的要求,自己也期待万分。我大概就像《三姐妹》中渴望去莫斯科的艾琳娜一样期待未知。

     

    所以就那样挂在那里,心里某个小角落

    反正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可以怀抱着一个温暖的秘密。

    就像今天走路的时候抬头看美院的拱顶走廊的那一拍圆圆的吊灯,边走边想那是电影里的一个移动镜头,光线暗淡,却可以是质感十足的大颗粒胶片感,然后你就会不想这个走廊有尽头,这个镜头不要停,一直这样匀速的顺着轨道拍呀拍呀

    这种小小的联想四处和肆意,如同和你说的话和你聊到的书会常常浮现一样

     

    很多年以后,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轨道轰轰烈烈肆无忌惮义无反顾,最后渐行渐远。

    即使坐在你的对面听你说到那些让我怎么也想不到事情甚至不知道该不该过多的评论。

     

    儿女情长本不是我们最关注的东西,而是时间,想来居然快要有十年了,

    人生际遇和态度慢慢的变化,时间表往后再推了一年或两年,又发生了些变化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么多年后的我们又会是怎么样。 

    其实我们从没互相参与过各自的生活。

       

     

     

    专注本身是件很开心的事情,心无旁骛可以节省很多浪费

    很遗憾你不曾喜欢过我

    偶然与巧合

    祝安好

     

     

     

     

    大安前段时间说,很多年前,他那时候真的和家里商量了要不要一起来德国,如果那时候可以断然看看眼前,大概生活的轨迹就都不一样了。

    可是我是个犟脾气,抱定的想法在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

    有遇到的就有错过的

    而且大安也的确适合在电视台假装理工男

    谢谢大安那时候静静的看着我当一个傻瓜。

     

    now

    我想对你说谢谢,

    然后好好爱我在爱的人

     

     

    18.12.2014

  • 2014-09-16

    爸爸接站

    在马路对面对着我招手 等我走过去就说:“我家小姐快上车”。车窗缓缓摇下来的时候依然一脸那种来接你简直是你莫大荣耀的表情~~

    然后两个人打开话匣子,以至于掌握方向盘的人光顾着说话而开错了方向

     

    旁边这个人,他会把四大名著编成益智成长连载故事,每天不间断给我讲了数载幼儿园的睡前时光,

    会和我吹嘘在富士山怎么和老哥赛跑获胜又怎么在横渡幼发拉底河以后被公派组的什么党委上司同志批评

    会拉着我一起看有关二战和内战的一切却忽视我的小姑娘本质

    有长烦恼里杰森爸爸的幽默,big fish 里大鱼爸爸那样的专制和自信

    。。。

    一个和我拚了十几年看谁更任性的先生

    随着时间的增长。。。好像越来越不会为什么问题互相辩驳争抢,在心智上似乎越来越依赖自己这个并不成熟的女儿。

    这种感觉,难以言喻

    其实很多时候并没有任何外力,就是如此顺其自然到了一个固定的最完美的位置。

  • 2013-03-30

    妈妈好可爱

    妈妈终于在一堆外语文件里暴躁了

    整理签证文件中,在我说完第n个严肃指导口气的不对之后

    妈:不去了!不去了!我又看不懂!不要弄了!烦死了!不去了!

    爸:好了好了,你不去我也去不了。。。来来来~~慢慢搞慢慢搞~~

    哈哈哈哈哈哈!可爱的妈妈!!

  • 2012-09-10

    兔子

      20:46:53
    如果有大小兔子,那就是我和你
      20:47:03
    如果有大小恐龙,那也是我和你
      20:47:13
    如果有大小疯狗,那全是你

  • 啊!!!!!!!!!!!!!!!!!!!!!!!!!!!!!!!!!!!

  • 总之是每天的出门和回家的固定线路还能迷路。。。。。我把他强行怪在北威密集的铁道线上。。。

     

    这几天天气时好时坏落差极大,臭美就要冒险感冒~哎~~

  • 前几天一大早出门  基本还属四下无人的时间点  雾气也还没有散   鞋带围巾手里的面包碎削肆意乱飞 塞上耳机很投入的飞奔往车站, 跑着跑着突然有一声很大声哈喽,我跑过去好几步才反应过来 回头 一个红色外套里的老奶奶在不远处楼道那坐在小轮椅上 表情和声音让人想到第一次发言的小学生 感觉那句大声的你好很努力的说出来之后很荣耀的样子

    我也大声的你好 继续赶车 倒是踟蹰了一下要不要帮忙送到小花园什么的   不过感觉对于老太太独自一人的话大雾气加凉风还有可能下雨 不如有屋檐的地方。。。。。而且飞奔也是有惯性的。。。赶车嘛。。。

     

    之后也特地早点路过 能有时间帮忙送到想去的地方弥补一下 可是没再见到了。。。

     

    这让我想到刚刚到斯图的时候 大学语言班上课路上有个正好处在小拐角的小楼房,成群的外国学生每天路过,上课下课的点还是比较固定的,所以小楼房里的有位老爷爷定是摸准的时间,每天都在窗口看见他对大家招手,不过有几次迟到抬头也都看到他在。。。而且他发现我在找他 马上挥起手笑的灿烂异常。。。不知道如果现在路过是不是还是能看到他。。。。

     

    和noriko,jan聊到搞理论这么回事,集体鄙夷的说那是没能力的人被淘汰跟在屁股后面做的事情。。。我吞了一口咖啡。。。慢吞吞的告诉他们我原来的选择。。。。然后等大家准备找话圆场。。。结果jan举起杯子说祝贺你回归正途。。。

     

     

    还有一件事情再次凸显发型的致命的重要性 Arjan在不丹和印度的两个月里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教派的感化剃了光头穿个白袍子 还找了个菩提树做打坐状,大家看了都想锤墙,其实重点不是阳光大帅哥怎么变不堪的,而是我们想像这么喜感的摆拍 拍照的人是怎么忍住的

     

    再有schiller后天一个人回国一个月这个不可爱。。。哎。。。

  •  

    每天平平淡淡的过日子,这个假期打工第一周的工资全用来买养鱼设备了。。。光水草买了快十种,睡不着觉了就爬起来盯着小鱼游来游去。。。一看就是几个小时。。。

     

    遥遥无期的不是毕业 而是教授什么的 认可什么的

     

    有毕业的人回来不管多大岁数总会说某某某某还在不在了   说道白南准,博伊斯就优越的感慨一下最光辉的年代 听得我们也是很向往   其实呢回忆的还是一个流派或者年代对自己的认同感  

     

    Andreas 的照片自从变成世界最贵(卖的远不比他自己真正相集里的好看,所以说有钱人都不会太有品味)  进他的门下就更不能想了

     

    奥登巴赫又不是最优的选择,虽然他还是很喜欢纪录片的样子。。。。

     

     

    所以说 坦诚一些吧  至少是对自己   唧唧歪歪或者自信到带着五道杠的气焰都没用,只会显得眼高手短,管你是哪国人 想象的自己和现实的自己有差距还是要勇敢承认的 然后才能改变 也别去找什么理由   不过找理由也比只是唧唧歪歪好 一个人不满太多就只会不满了  搞艺术的人尤其有这种弊端

     

     还好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是 反而是太随遇而安了

     

    当然一辈子都干这个没有遥遥无期的概念,反正每年给你展览,各种条件还算是。。。好的 。。。

     

    偶尔得到一个不痛不痒的邀请参个小展,一帮人乱扯一下再互相夸夸或者互相表示不认同

     

     

    但是如果不敢那么坚定呢。。。?

     

    虽然毕业能得到说你是艺术家的小卡片一个。。。。

     

     

    领略太多当代艺术的神经质,反而反感  异常的反感   但凡涉及到一点就有种搞不下去的感觉

     

     

     

    和老爸打电话粥越来越觉得如果他不是学的电子会比我擅长当个艺术生,随性到我都受不了的地步,永远吵来吵去 两个犟脾气如出一辙,真要谢谢他 否则我也会是个满大街都是的要么闷骚要么庸庸碌碌要么自以为是要么乱穿衣的理工女文科女,想想都鸡皮疙瘩

     

     

     

  • 2011-09-02

    以此为证

    牛牛说了  结婚的时间根据你回国的时间决定  你当伴娘   可是万一你先结婚怎么办?

    我说    那我就等你先结婚我再结婚    反正我要当你的伴娘

     

     

    我想起来  牛牛也说过  就是我们头对头躺着的4年里的某一天   以后我结婚的时候 你要是没结婚 我就分你一半

    。。。。。。。。又囧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