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unningham最初成名是靠了1997年的那部给Aphix Twins 拍的宣传片Come to Daddy。他把自己的脸给了一群侏儒,在一个废弃的楼区打砸抢、吓唬老奶奶。随后他屡屡跟音乐界合作,Portishead, Björk, Autechre这些大牌都见证过自己作品在他的工作室被蹂躏的历史。但蹂躏归蹂躏,麦当娜还是闻风而来抱大腿(乌鸦那段,一片惊呼)。

    2000年之后,Cunningham开始制作独立影像。受紧挨着牛津的Anthony d'Offay Gallery之邀,他把自己的Monkey Drummer (2001)和Flex2003)放进了展厅。Monkey DrummerSugarcubes的鼓手Sigtryggur Baldursson的手(复制了三对)和腿用钢管跟一个猴子头拼成了一个超级鼓手。而其对应篇Flex则要缓慢得多,两具完美的裸体在黑暗中漂浮,分开又合拢。还有一部短片叫Rubber Jonny,没有看过.

    总知 就是个公认的天才。他的名言是:传统乐器三大件做出的音乐实在是没有一丁点的想象力。一个狂热的电子音乐爱好者,是APHEX TWIN御用的MTV导演+唱片封面设计师,APHEX TWIN的女性三点式就是出自他之手。

  • 昨晚跑到演播室看的默剧,已经没有什么印象,n个小故事其中一个就是说一个乞丐向上公共厕所结果被人欺负。不知道连绵不断生生不息的追究阶级问题何时才是个头?

    在问题文化的土壤中生长,它当然不能断除与问题文化的血缘关系,让虚无从另一个方向实现它的统治,攻击宗教,断除人与上帝的一切联系。一切是被给定,对那个“给定者”不再象传统那样予以热烈的关注,恰恰相反,他们关注的焦点是“被给定者”即人的命运,人被毫无理由地抛到这个世界上来。无意于解决终极问题,因为解决是不可能的。国人是不是符合萨氏的存在主义?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拍片是要透彻的发扬互助革命精神地,某晋同学和曼宁激情澎湃的指手画脚角度构图侧逆光的同时 我站在荒草里穿格格裙在冻死的边缘徘徊。反正要多吞几天药片了。想起来自己以前有个关于药的电子书的平面设计,幼稚的可以。http://.....为什么上传不了图片...

  • nam june paik白南准    内藤广      immersiom interactivity immediate    bill viola    frank  ghery      黑川纪章 青木淳 林茵........关键词太多

    白南准Nam June Paik  Video, Fluxes, Magnet TV, TV Budha
    1925 年 10 月 2 日清晨,贝尔德(John Logie Baird)成功的将比尔(一个表演用的玩偶的脸)的脸的影像成功的传送到隔壁房间的映射接收机(Cathode ray tube),这是电视发明的起源。在七年后的韩国诞生了一位日后将电视机带入艺术殿堂的艺术家—白南准

    出生於 1932 年的韩国,在接受完高中教育后,1950 年韩战爆发开始了漂泊的生涯,先后在日本东京大学完成音乐、艺术史和哲学的学位,接续到德国研修西方古典音乐及现代音乐,最后来到美国为其主要的创作舞台与定居地点,可以说是接受了战后文化重建的日本艺术启蒙,又来到欧战结束的德国接受另一番文化重生的洗礼,最后来到世界舞台的纽约,接受世界最迅速、最创新的文化潮流。或许没有韩战的爆发就没有今日的白南准,也因为在动荡又技术进步的年代,不得不的适应能力,造就日后大胆的创作企图,加上多样的异质文化洗礼,造就国际级的艺术观。


    在日本求学阶段,接受的全是西方的音乐教育与思潮影响,不论在作曲方法或是音乐结构,甚至最根本的美学概念,都全盘唯西方化,例如毕业时的学士论文就是研究二十世纪重要作曲家阿诺.荀白格(Arnold Schoenberg)[1],这也导致后来继续前往德国慕尼黑大学,学习更纯正的西方音乐。但却在一次的音乐会中,有机会听到美国前卫音乐家约翰.凯吉(John Cage)[2] 的演出,而彻底改变了白南准,进而刺激他转往实验音乐、电子音乐发展,之后白南准回忆起那场音乐会,形容当时聆听的经验就如同参与「禅」修课时获得空的概念一样,也因此让白南准在日后的创作上都掺杂禅的意味。

    也并非完全受到约翰.凯吉的演出而产生 180 度的改变,在这之前白南准已在位於科隆的电子音乐工作是从是实验工作,期中白南准对於噪音、声响的组合相当具有天分与创意,例如 Random Access的创作,就是一种结合行动与声音的作品,参观者主动被允许自由操作作品,可能是破碎的噪音,也可能是田野纪实的声响,加上不准确的磁带、磁头读取过程,更造成另一种不确定的效果。在此白南准从追求西方美学到回归东方思源,甚至是一连串参与激流派(Fluxus)相关的行动音乐表演,都回应了受到约翰.凯吉的影响。

    后来由於部分行动音乐的表演充满更多视觉上的刺激,也可能是待在实验看著示波器将声音频率转换成视觉图像,开启白南准另一个创作的因子,於是选择了映像管(Cathode ray tube)作为他艺术创作的画布,当然这样的实验需要更大的资金挹注与技术支援,才能让白南准成功的在 1963 年於德国伍珀塔尔(Wuppertal)的 Parnass 画廊发表《音乐展览会——电子电视》(Exposition of Music——Electronic Television)。展览中展出相当多作品,总共使用 12 部电视、三部以上的钢琴以及一些小提琴、乐器等等,当然这些物件的原貌都已不易辨识,被缠绕上大量的电线、电子零件,甚至利用磁铁来制造出炫丽的画面,如作品 Magnet TV(图 3)利用简单物理现象构造出相当奇异的效果。

    但在此次展出中,并没有造成极大的轰动,也并未构成录影艺术的要素,原因在於当时德国电视影像放送仅有一家电视公司,且一天也仅仅是播放几个小时的节目,因此白南准此次的展览也仅能在电子物件上作发挥,并未涉及社会媒体领域。不过,回顾来看艺廊老板著实有著强大的冒险精神,才不至於抑制了白南准的未来录影艺术创作上的发展。

    在首次展览之后,白南准继续埋首实验室,与日本籍工程师 SHUYA ABE 合作开发利用电台频道控制的录像合成器,成功的将影像透过电子方式加以重组、处理,并结合及时电视讯号来进行创作。另外,当时先进的手持录影设备,也在白南准的巧妙运用下成为另一项创作素材,而创造出一系列例如《电视大提琴》(TV Cello, 1971)、《电视佛陀》(TV Buddha, 1974;图 4)、《电视罗丹》(TV Rodin, 1978)等。利用 SONY 录影设备至做出封闭循环录影作品,其中以电视佛陀最具代表性,白南准拿出他的古董收藏,一个佛陀的佛像再摆放了一个极具现代风格的球体型制的电视,结合及时的录影影像,让实体的大佛看著电视萤幕中产生的另一个大佛,一幅极为冲突但又透露出禅意的作品,让人不断去思考东方与西方、过去与现在、真实与再现等等议题,当然白南准陆续制作过类似的主题,但是这件电视佛陀堪称经典。

    由於白南准在国际艺术舞台的崭露头角,完全掌握在白南准能及时嗅出敏感议题与最先进的语调,如同他在 1974 年提出Information superhighway [4] 这个未来概念,以及一些媒体成为操作工具的现象都转化成为艺术创作来表现,当然电视、录影也成为白南准怀念故乡的一种创作工具,例如 1986 年的作品就以白南准的韩国故乡图像为素材来进行创作,到 88 年更以 1003 台电视机与监视器讯号来制作一座电视塔,播放来自於汉城奥运会上的监视器讯号。白南准并没有忘记韩国,而韩国的中生代艺术家也没有忘记白南准,陆续受到白南准的影响朝向媒体艺术、数位艺术创作的道路前进。

    新手机像粉饼盒 基本上是这样被形容的,然后我的掌中镜长的又像是个手机。

    在我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情况下居然上课举手发言,这种嗓音说出话来怕是吓死不少人。总之,形容这两天所作所为可以套用这样的口头语泛滥句型:(脑袋混沌)到这种地步,真的可以去死了。大脑失控是很惊悚地。

    该死的感冒药。——+

  • 我想去,在扭捏
  • 又死了一条,埋了,成了在荒冢中始终如一的守望者.....我们的演员就这么死到还剩下最后一只,

    王轩说到他的互联网络安全考试,让我突然想起来 啊!我都大三了。想起来军训的时候最先认识人就是他耶,然后丁丁那种课貌似只有他看得直流口水直呼过瘾。感觉,终于到了一天用来长野生蘑菇的时光它从侧边伸出一个平平的写字台让你记录一下下和回忆一下下。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某某某某某某......我真该死。我干嘛给我自己兜售矫情?

    然后此刻我带着矫情想起了小津安二郎在1963年日本导演宴会之上,醉酒的小津说道,电影于他“不过是披着草包,站在桥下拉客的妓女”。再然后想到厄普代克的脆弱的“兔子”。再然后是豆瓣里那个经典冗长的小白兔笑话——||

    我的扁桃体啊TT 。  明天要记得给虎子同志那把挡雨的工具。

  • 如果说20世纪80年代之前的日本摄影代表了一个变化动荡时代的美学追求与文化心理的话,此后出场的日本摄影家似乎有意回避了情绪性的表达而更趋近观念的表达,其作品也更多有一种哲学思辨的观念色彩与理性的冷静。
    摄影,其实永远只能是一种对事物的表面进行复写的行为。它永远在表面徘徊,但在这些日本摄影家手中,由于将对事物表面的再现与刻划发挥到了极致,结果终于反而酿成了到达事物的核心部位的契机。

    2003年3月2日,一个名为《日本摄影史》的大型日本摄影展览在美国休斯顿美术馆举办。这个展览会学术性浓厚,其重要意义在于,人们发现,自1974年纽约现代艺术馆举办了第一次向西方全面介绍日本摄影的《新日本摄影》展览以来,当代日本摄影与日本近年来面临的经济萧条不同,依然保持相当的活力,人才济济,阵容整齐。
    日本当代摄影起自1950年代后期,其时多受荷兰摄影家埃尔斯肯、美国摄影家克莱因等西方摄影家的影响,开始逐渐偏离报道摄影的主流,深入开掘摄影这个媒介与摄影家自身的关系,突出个人关照现实的视角。与此同时,随着对于摄影本体的认识的深入与对于语言探索的深化,摄影的“日本性”也悄然浮现。
    参加本次展览的日本摄影家,有相当一部分人崛起于1960、70年代。如石内都、森山大道、荒木经惟、北井一夫、须田一政等。他们现在都已经是受到国际艺坛热切关注的重要摄影家。
    北井一夫成名于拍摄抗议建设东京成田机场的三里冢事件,但后来把目光移向因城市化而日趋空疏的农村,开了“新纪实”风气之先。北井在自己的影像中一贯追求的是普通人的生活现实感及以人为中心的生活场所的生活气息的诗意再现,而这又是以一种在视觉上尽量贴近生活本身、谦和平实的风格表现出来。北井以其亲切的注视和照单全收的视觉包容力,从各个方面细细地观察日本农村的各种变化并形诸他的影像。他的照片中的所有事物,无论是人和物,经过他的注视都变得熠熠生辉,获得各自的生命力,可谓“一草一木总关情”。
    女摄影家石内都在1970年代以拍摄美军基地驻在城市横须贺而著名。而当她于1988年开始名为《1947》的系列时,则捡拾了她的高中同班女生的身体片断并连缀起来,使之成为一首有关女性的生命历程的影像咏叹调。这些同为1947年出生的日本女性,现在或是美容师、画家,或是主妇、店员。她们的人生旅程已有相当时日。石内都拿出微距镜头,细细端详起她们的手与脚。通过她的精密描写,这些饱经生活沧桑、隐含生命密码的手与脚呈现出丰富的生命质感。此后,她开始关注身体上的伤痕,将生命的脆弱与坚韧同时定影于画面中。
    森山大道是成立于1968年的“挑衅”群体的一员。这个群体现在已经成为日本摄影史的传说。“挑衅”群体成立当初,他们发出豪言壮语:摄影“要为思想提供材料”。可见他们对于摄影的期待。森山的影像表现着重于个人心理感受的抒发,而他对于颗粒效果的独特处理所形成的强烈视觉效果,使他的影像具备了一种不同凡响的特殊气质。在这些质感与形式感兼具的照片中,他将一个孤独的个体在城市中将愤怒与压抑压缩为视觉的尖锐嘶叫。
    荒木经惟的影像的引人入胜之处在于他在虚构与真实之间所制造的诸多视觉悬念。人们在这种似是而非、似真似假的画面里失去对真实的敏感度,也同时失去对虚构的警惕性。从他的虚构中,人们也许可以寻找到真实的现实感受,而从他的真实中则可以获得虚构的艺术享受。而所有这一切,却又是透过摄影这个看似最为“真实“的媒介来达成的。其实,对于荒木经惟来说,虚构与真实具有同等意义的。他以摄影打破对真实的幻想,将真实与摄影的必然的想像纽带一刀切断。而这也许是他用摄影讨论“何为摄影”的最大贡献。
    摄影是一种借“物”发挥的影像手段。这在须田一政的照片得到了最为切实的证实。正如他自己所说的,让视线停留于某个事物完全是自己的好奇心使然。那可以是,一管衣袖,一双背影,几片云朵,而这就是他最终以照片形态凝固起来的个人的记忆形态。
    白冈顺在1970年代离开日本在欧美行走。他的照片影调浓郁,于片片忧郁的阴影之中挥洒他的人生感受。而他对于阴影的幽妙之处的敏感,无法不让人想到写了《阴翳礼赞》的谷崎润一郎对于光景中的光影的细腻感受。
    如果说上述摄影家的作品代表了一个变化动荡时代的美学追求与文化心理的话,那么1980年代后出场的日本摄影家似乎有意回避了情绪性的表达而更趋近观念的表达,其作品也更多有一种哲学思辨的观念色彩与理性的冷静。他们对于一个主题的全方位的关照与一种类型学式的收集与编目,更让他们借摄影建立起一种摄影现实主义与观念形态的新联系。而就手法的精纯与一以贯之而言,则可窥见日本人性情之中执拗以至偏执的一面。

    无论是宫本隆司的将迷宫与废墟这两个意象叠加的《废墟》系列,还是柴田敏雄的形式感强烈的《日本典型》,无论是森村泰昌篡改了自身也篡改了艺术史与当代文化本身面目的化妆自拍摄影还是杉本博司的对于时间的不同角度的切入,我们都会发现,日本摄影家们的摄影在表面上看是一种观念先导的艺术实践的同时,也在内里渗透了一种日本式的面对现实世界的本质性的方法论。他们的观念呈现在表面上看却往往非常“现代”或“后现代”,展示方式也非常到位,非常西化,但同时却又无处不让人感到一种隐约的“物哀”的底色。在观看方式上看,摄影似乎无分东方、西方的差异,但一旦影像真正结像于胶片之上时,一种挥之不去的日本性永远在顽强地以一种精致到了不能再精致的方式浮现。也许,摄影真的是一个对于日本人来说最好的确认自我,呈现自我的手段。Yuki onodera from the series of “portraits de fripes”1994
    进入1990年代,日本摄影进入了一种被日本著名摄影评论家笠原美智子形容为“黑暗中摸索着接吻”的状态。这种状态的发生,至少部分是因为因特网时代形成的现实感的巨大变化。虚拟现实犹如一个黑洞将所有关于真实的言说都打入无边黑暗。而在这种黑暗中,却仍然存在着如果伸出手去摸索,也许仍然会有什么被抓住的巨大诱惑。这种处于黑暗中的诱惑——也许诱惑本身为何也处于未知状态——的不确定性,诱发了日本年轻摄影家精彩的视觉回应。
    这一代年轻摄影家的特色之一是手法多样,思维柔软。他们或全面接纳自从摄影术发明以来的各种摄影技法,并在自己的运用中给这些技法注入活力,展现一种“古典-前卫”的新风貌,或将当代艺术中的其它因素如行为艺术、装置艺术等一并吸收进自己的摄影表现之中,增加摄影作品的“附加值”。

     而这一代日本青年摄影家的另一个特点是,非意识形态化。也许因为是在整体上已经成为西方体制的一个部分,因此他们没有、也不需要以意识形态的“挑衅”与“玩火”来引起西方与世界注意的必要。而这种心态同时造成了两个方面的后果,一方面是可以心无旁骛地探讨艺术本身,在艺术的纯度探索方面得以一往无前。而从长远看,这种“非意识形态化”将造成另一方面的隐忧,那就是社会现实感的稀薄。此外,通过将摄影来探测人的生存底线、扩大经验范围也是一些摄影家的兴趣所在。


    森山直哉可说是日本新一代摄影家的代表性人物。他的摄影先是以一种不毛荒凉的影像观照现实,然后又以对于现实的独特的解释而赢得关注。松江泰治的摄影再次将现实蜕化成简单的形式要素,给出新一代日本人的审美感受。而屋代敏博则用从不同地方拍摄而得的照片按照透视原理重新拼组,造出现实的新幻觉。河合洋明的作品则是结合了装置与摄影,通过这样的方式营造一种由摄影引起的现实幻觉。鹰野隆大的作品的出发点始终挑战日本社会中对于性的矛盾的文化心理与社会规范,而他对于题材的机智处理,更引发人们对于既成的文化价值与标准的疑问。

    畠山直哉 academic city A photographic survey 1985
    当代日本摄影的另一个重要现象是,女摄影家的活跃给当代日本摄影增加了许多亮点。奥诺黛拉·有机的悬浮在半空中的服装,凭借一种想象的活力托起了对于有机的身体的空洞的感叹。而米田友子的作品则透过眼镜放大历史的细部,催生对于过往历史的种种空想。鲤江真纪子的作品,通过既有对于个人细部的具体刻划,又在整体上形成大众的抽象概念的动感的画面,将现代大众社会的砂粒般的“散众”习性与集团性的矛盾举重若轻地一并提示。
    摄影,其实永远只能是一种对事物的表面进行复写的行为。它永远在表面徘徊,但在这些日本摄影家手中,由于将对事物表面的再现与刻划发挥到了极致,结果终于反而酿成了到达事物的核心部位的契机。这里所说的“核心”,也许可用日本人喜欢使用的佛教用语“空”来表述。而所谓的“表面”,则也许可以用“色”来表述。而这一张张就完成度而言都堪称精美的照片,其实就是来自一个对于美有着敏锐的感受神经的民族的摄影家们留给“现世”的形形式式的“色”的拓片。他们通过摄影,在对于“色”的极度追求中,令“空”先以“色”的种种形态面世。而后,这处处的“色”,也成为处处的“空”。而因为处处成“空”,也成就了“色”本身的本质上的“空”。经由摄影家之手,“空”与“色”以摄影的方式表里一体。如此,由摄影而得的视觉表象与摄影家的意旨实践也得以浑然一体。

    另外,何乐为,你实在演技派!!谢谢!

    早上爬起来喉咙疼得要命,难得桌子上有一堆干粮,完全没有欲望。穿大棉袄让“暖太阳”正正方方的对着我。可以想象,大家进门后,又会送我东北大妈的爱称以慰籍从围巾里漏出眼睛昏昏欲睡步履蹒跚的老朽我。我想要个lomo~~~~~~~http://

  • 我的道具升天了 两条瘦弱的小金鱼。在手中扭动的小金鱼 ,长着彩色斑点的小金鱼。

    在哪里看的
    鱼的记忆只有七秒
    七秒后他会忘记之前发生的所有事
    然后又是七秒钟的记忆
    它能活多久
    无所谓
    它能记得的只有之前那七秒
    不停遗忘的小鱼原谅我吧。

    一推门进去,一屋子摄影机三脚架,又想起那个承接的问题。以后我们会承接现在嘛?于是,空气里弥漫着影像金乳钙的气味的时候,谁到最后能把不屈不饶的苦行化为影像?我想我少了一些才气,一些蛮劲,一些动力。绝大多数的反叛不是太短命,就是太靠近本能,更不懂探索人类灵魂的密度。我只想要一枚纪念像章。

    累得半死还要去上“物理课”。我就喊它“物理课” 咋地咋咋地!

    我的长草的鸭子争口气明天就给我冒出几根绿草草吧。垃圾桶旁边有一张被丢掉的油画 是个人脸。

    另外,为了这个倒头公益广告,我穿着绿色的手术服 进入手术室腹地,看见血从那个躺着的人的耳朵里流出来,老妈看着血乎拉茬的东西谈笑风生比较颠覆。我控制住自己拿着摄像机的手。如果我倒下了,也让它安全摔在摔不坏的地方......老天保佑 我没遵从母亲大人的意愿解剖小老鼠。

    喉咙疼。没有时间看片。继续期待周四以后享受课堂上无畏老师的台湾腔。哦~真帅。

    还有件事情不得不提 我要换一个发型,这样因该不会再被大一的喊学妹了!!!我去号啕大哭了。

  • 我怎么解决自己给自己置备的剧本里的问题?!背上包开始和自己犹豫的状态作斗争

    最近好像四五月的天 雨不停的下 没有足够的光

    冷的提早把自己裹成粽子

    今天的关键词是 人际互动艺术

    另外,基本上是这个顺序:“uncle平”,“东北大哥”。。。

  • 2006-11-23

    我要买个lomo

    我要开始重新的仔细的看看符号学。
    索绪尔结构主义,皮尔士实用主义和胡塞尔现象学......— —|||||·%¥#……%¥

    城市声音和白,记得要想想

    一想到给自己写了个那种剧本,就觉得大脑绝对是抽筋了。我到哪里去找一个能演煽情的爸爸的人?!

    昨天很仗义的帮别人气到吓到,渴望超脱的思维模式延续到缓冲的阶段,然后大脑以清晰的叙事勾勒出对抗主流意识形态的另一种权力结构:我我我我我在第二天醒来可以变成一只橘子在枕头上以对抗这个世界。(某牛要吃了第二天早上的我,心里将她拖出去仇恨批斗随意虐了不少时间)
    如果我是一个刚烈的橘子,我会不会想再变成猫科动物?那么为什么橘子从来没想过要变成苹果?

  • 1999-11-30

    奔跑的大葱号

    刚才,食堂逃出一辆奔跑的大葱号。就是一帮不想被人吃掉的洋葱集体大逃亡,那样的大葱号,制造出来也要花上好久时间了,他们要让自己不发酶或者不被晒干或者不被发现投进锅里,然后在麻袋的角落里开始这个大工程。 厨师大叔扬着大勺子,白帽子都吓掉了。现在到处是洋葱的味道。。。。

     

    昨天在走廊里剪下一段阳光,抓在手里,今天终于慢慢的冷下来。然后冷掉的阳光说他想去照镜子,我就告诉他洗手间的方向,松开手,现在他还没回来,臭美的冷掉的太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