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09

    偷来羊的照片之后再说一句巴特的话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mpiditylike-logs/11770233.html

    莫干山

    高中毕业之后的很多个个冗长的假期,和研究美术史的老哥混在那里,该同志该办事办事该资料馆资料馆,把我扔到一起挑的觉得不错的工作室  和自己早就熟了的女画家打个招呼说这是我妹妹 放这玩一会。然后直到饭点的时候出现 

    我基本把这些和蔼顽皮的女画家看成觊觎老哥的帅气的女人 他们身上的气息 总让我想起下雨时候的苏州河

    比如有位女画家养了许多只沙皮狗 带很厚的眼镜 穿民族色彩的衣服 在大楼背面的地段 房间里的每一张椅子上被漆上枯树叶(后来我模仿过。。。毁了家里的两把椅子)她的房檐会漏雨,有个大洞,而且被风吹得很有造型,站在那里,雨水滴落在你面前流淌着的苏州河里的同时也滴落在你的身上,她就对着我说:怎么样,在我的门口淋雨是不是感觉很华丽?

    这个原木色的空间点缀浓重的油彩 维系着她的生活,这个靠河的屋子具有空旷的形式感,这种空旷是主人的装饰,而里面填塞的东西却铭感炙热强大,小到一张cd大到所谓理想。

    我说 我以后要像你这样生活 然后她抬头 仔细的打量之后说:你不太可能 你们这种温室花朵。总之这句话让我难过了很久。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像马达那样找我吗?

    会呀。

    会一直找吗?

    会呀。

    会一直找到死吗?

    会呀。

    你撒谎。”

    巴特都说了,矫情是一种异己的力量。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种力量发挥一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触须 2008-12-09

    评论

  • 照片很赞
  • 我说 我以后要像你这样生活 然后她抬头 仔细的打量之后说:你不太可能 你们这种温室花朵.....

    hahahhahahahhah!!!!!!1
  • 打击盗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