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22

    一月拍摄总结,要特别谢谢帮助过我们的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mpiditylike-logs/15812970.html

    月初:我们都在想我们最想拍的题材,我的哥斯达黎加大使杀人事件被现实状况无情pass。

    写下最在意的几年来最想纠结到底的元素,然后串联在一起。雏形开始出现。我的课此时快告一段落恢复自由。开始想任何交通工具能到达的地点。

    然后是到系里拿机器,因为用时过长离校过远且在假期,被断然驳回。  所以设备很惨但不是重点。

    pd到了牛儿家第一件事情是在阳光明媚的午后随其看望其姥爷,之后饱餐一顿。

    之后第一次到达平遥,踩点,一切顺利。再次感叹山西人民不是一般的纯朴热情!

    找道具,把牛儿爸爸的报社翻了个遍,再次感叹实在是可爱的叔叔。

    2008-01-10 12:48:25

    牛儿在尝试烧高难度的饭,刚买了菜回来 厨房里叮当作响混乱异常。一起研究辨别了一下淀粉和面粉的确是不同的东西之后开始在百度学习用法  情绪激动

    我在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码分镜头本 纠结预想中的光影和构图 情绪高涨

    走神分心偷懒的情况开始屡屡发生 这两天有好转  一人一台电脑噼里啪啦的在写  


    吞吞同学(牛儿的老乡,录音工程的学弟)的加入,让脑浆干掉的状态有了少许起色,讨论的话题出现不少亮点,一人一杯热可可趴在圆桌上的谈话拍下来可以成为梦想照进现实的现实照进梦想版。

    找到平凡的刘晶的苏君一,男主角敲定,虽然期间有出现的中年帅哥导致我们分心。还算顺利的拍完一部分。之后等女主角李卓群考研从北京归来,期待的成分中有一部分是因为这是我所接触到的唯一一位国戏的人士,注意!是国戏不是中戏!

    第二次到达平遥,苏君一穿得太少,吞吞只带了一支手套。牛姐依然美丽不减。我穿着我爸的袍子还在打喷嚏。。。为了节约拍摄资金,有生以来第一次排长队还是在接近春运的时段买到了7元一张的快绝种的绿皮火车的车票。

    详细的。。看到吞吞写了一篇小学生口气的作文:

    我没去过平遥以前。
    前一阵认识了两个人,一个叫李珂,挺文艺的一个南京人。她总喜欢跟我说噪点问题。另一个叫郭忆琼,我认为很美女的一个太原美女。她们说我长相喜感叫我乐娃。相跟他们去了一趟平遥。目的是帮着跑腿拍一个短片。
    很有意思,早上7点赶了一趟见站就停的绿皮火车,偷拍铁路工人忘关闪灯结果被发现,然后人家用探照灯闪我们,最后互相使劲招手乐哈哈道别。在民居大院里取景碰到同学。拍了一个脸上有刀疤看上去很凶悍但是很幽默的大哥。在大雪天看了这座很多摄影人慕名的古城。觉得就是好。
    这次去平遥更进一步增进了我对三晋文化的热爱

     

     

    空闲出来的时间去京剧院借服装等,认识了王老师和小高,有趣的交流,记录性质的东西总该拍点,于是跟拍了一次满大型的演出,成功的深入的打入剧院内部,长了见识,认识了一帮国戏的灯光专业的人,了解到我们行业和戏曲行业灯光工作的区别。采访了任岫云这样的老奶奶于魁智这样的大叔。我必须说一下这位王老师,扮老生,这是我们见过得长得最美的人。小高的大雪飘扑人面,余音袅袅,然后我们就给学会了点。。。

    2008-01-13 22:18:10

    首先现在在听戏曲频道的京剧——+。。。昨天和牛儿半夜回来还看了怒怒爸爸的名家唱段。。。这是最近混迹在省京剧院的花痴状态。

    我该怎么说京剧这件事,你站在那里和你面前的人四目相对  其实你在和那个角色四目相对。。。了解到一些有关的东西 讲究太多,更是感觉华丽

     

    剧情所至并且倚仗强大的蒙太奇,男主角见不到女主角,结果后来女主角没等回来,我的机票到期,于是导演之一见不到女主角,在我回家之后人马再次去往平遥,靠一切交流手段文字上和镜头上对一切活动的控制和参与在看完前方传来的视频顿时显得很不过瘾。

    走之前干的最后一件和拍摄有关的事情是把道具自己做了,大一到现在的颜料干瘪而可怜。往刚淘来的藤蓝上涂颜料涂的自己都觉得心寒,一片狼藉。

    25号一早在金刚里的路口拍下照片打上车,车上的大叔热情的不行,说了好多山西人文,这是我本月第n次接受这样的精神上的招待

    好心大叔太多,租绣花鞋的,京剧院的,临走的时候王老师带着全家请客,我说有好多人我以后大概没什么机会再见到了包哥 院长大人 张团长 小白脸 。。。,接触到也只是一瞬之间,然后我们希望从一瞬之间了解到全部,所以开始拍摄和记录,我们开始冒昧的了解其中的故事和历史,其实有些傻。。。特别谢谢帮助我们的人。人群的接触才会让拍摄这样一个事情他所带有的人文鼓励的一面表现出来,在绿皮火车上往回开的时候,和吞吞说道,一个剧组解散的时候的确会让人特别难过。因为开始的汇聚力比较强,完全无关或者有一点关的人认识之后又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

     

    先想到这些,太多细节说不祥尽了。

    分享到:

    评论

  • sehr gut!
  • 哇~~~~~那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偷偷拿个发簪什么的回来~~~我俩有段时间都快成票友了~~该问你帮着要签名的~~~
  • 期待。。。看到这些画面和名字,我好像又准备进入了工作状态。现在实习整天就和各种戏和大师们打交道,已经麻木了...
  • 有嘛。。。。你这话问的时候一定是一脸坏笑
  • 女主角是不是像阿娇啊
  • 很电影的感觉嘛!定是大制作啊,呵呵
  • 强烈的期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