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07

    转移个今天看到的 评哈耶克《科学的反革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mpiditylike-logs/24246297.html

    曾听人说过,哈耶克的书基本上都是可以当垃圾烧掉的,只有《科学的反革命》可以一看,我当时将信将疑。但看完此书之后,我才发现这种说法是多么错误,其实这本书也是可以当垃圾烧掉的。呆板沉闷的文风、自以为是的语调再加上错误百出的论证,让我对此书彻底绝望。该书的主线是这样的,首先从方法论上区分了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说自然科学是分析的,而社会科学则是主观的、综合的,一些对科学所知不多的反革命分子把科学的研究方法错误地应用到社会科学上,于是有了唯科学主义,它的客观主义、集体主义和历史主义终于孕育了错误百出的圣西门主义或者说实证主义,而且这些圣西门分子清一色是社会主义分子,他们的反革命计划造成了二十世纪的极权主义。作者把英国的经验主义完全排出在视野之外,把实证主义和社会主义这样的来源广泛的思想理解成了唯科学主义的单纯影响,我不得不说,如此严重的选择性失明,如此高难度的论证,也实在难为了作者了。而这种论证背后严重的意识形态指向,也不能不令人叹为观止。
      
      本书的第一部分是讲自然科学方法对社会科学的渗透,此处文风晦涩,文句绕口,论证啰嗦,令人难以卒读。我一开始在想,这可能是因为这部分理论性较强吧。但当我读完第三部分,我才发现,作者根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现代食客,他脑子里只有意识形态,没有什么理论。我对一切二元论都抱有几分怀疑,而该书的论证却正是建立在“自然/社会”这样的二元论之上的。哈耶克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间划了一条泾渭分明的鸿沟,但很可惜,这条鸿沟事实上是他自己臆造出来的。哈耶克对自然科学方法的解释基本上属于工具主义进路,而工具主义对科学的解释事实上也正如爱因斯坦所说的那样:“科学是人类精神的自由创造!”也就是说,科学的概念和原理事实上都是人类发明出来的,这说明科学不是别的,它正是一套行为体系,是一种极为重要的社会文化现象。科学只能是社会中的科学。同样,它所研究的对象自然,并不是绝对外在于社会的“自在之物”,卢卡奇说的好,自然最终也只是一个社会范畴。而哈耶克在本书中极力反对知识社会学,认为人的头脑(理性)是一成不变的,他妄图把自然纳入理性的范畴,这恰恰是一种理性的滥用。至于哈耶克对社会科学方法的阐释,则更是在惘顾事实自说自话。撇开那些一与多、整体与部分这种二元论的老掉牙论调不谈,哈耶克通篇对把阶级、政府、军队、民族等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的方法甚为不满,我当时在想,是不是哈耶克对社会学中的功能主义不大了解呢?很多情况下,因为作者的视野和知识所限得出了错误的结论,这虽不能认同但却是可以原谅的。但读到最后,我才发现哈耶克是反对社会学研究的,因为搞社会学的几乎都是社会主义分子。一个人可以反对某个学科,但却不能无视它。哈耶克既然研究的是社会科学的方法,那么就应该把最典型的社会科学——社会学考虑进来。正如科学哲学是以实际的科学为研究对象的,社会科学的方法论也必须以既存的社会科学为对象,不管你对某些门类的社会科学好恶如何。可哈耶克既然把社会学的研究方法排出在他的社会科学方法论之外了,那么,我们便不能把这称之为研究,而只能称之为说教。
      
      本书的随后的部分讨论了实证主义哲学的兴起,并用种种生硬的事实把它和社会主义联系起来。在最后一部分,哈耶克令人惊异地把孔德和黑格尔的某些观念做了一些肤浅的对照之后,得出了这样一个及其彪悍的断言:“休谟和伏尔泰、亚当斯密和康德的思想塑造了十九世纪的自由主义,而黑格尔和孔德、费尔巴哈等人的思想,却导致了二十世纪的极权主义。”至此,哈耶克写作的目的昭然若揭了。但是,这样一个草率的结论,如果不是被意识形态蒙蔽了双眼,任何一个有思想史方面常识的学者都不会如是说的。哈耶克似乎以为思想不过是几个智力高强的思想家拍拍脑袋就生产出来的,他们所继承的思想传统都是可以不以考虑的。怀特海说后世的一切哲学都是柏拉图的注脚。我们现代的一切观念的原型都可以追溯到古希腊那里,那么,是不是我们也要把极权主义的罪恶归罪于柏拉图呢?事实上,哈耶克的朋友波普尔正是这么干的。对此,我将在最后给以评说。
      
      如果说第一部分哈耶克用他杂草式的文风掩盖了他的无知,那么随后的思想史探讨则彻底暴露了他的自以为是和生拉硬扯,从某些观点看来,我甚至怀疑他缺乏最起码的哲学史的知识。哈耶克把唯科学主义的源头追溯到巴黎综合工科学校,但这所学校的建立不过是先前对自然科学膜拜的结果,如果再往前追溯,还可以追溯到启蒙运动和近代认识论的兴起。哈耶克也承认牛顿崇拜早就在自由主义的先驱伏尔泰那里就已存在了,但他又耍起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二元论的把戏说,那时并没有把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应用到社会科学中的任何迹象,随后,他感到这样的说法不妥,加了一句也许杜尔哥和孔多塞除外。但是,这不恰恰说明了那时已经存在这种迹象了吗?其实,例外并不仅仅是杜尔哥和孔多塞,那个年代的社会研究领域的学者甚至哲学家,都在自觉地向科学看齐。这里,我们可以列出一长串名单:培根、笛卡尔、斯宾诺莎、休谟、康德。那个年代并没有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区分,他们都是统合在哲学之下的,自然科学的兴起归因于数学方法与实验方法的结合,与此相对的逻辑推理和经验观察构成了唯理论和经验论的科学背景。由于自然科学的成功,如何成为一门科学,是所有学科都在思考的问题。笛卡尔和斯宾诺莎都在他们的著作中借鉴几何学的方法,休谟宣称理性推理和经验陈述之外的一切知识都是诡辩,一切学科都在从自然科学中汲取灵感,以后哈耶克所抱怨的一切不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在哈耶克书中,有这样一句话“当黑格尔说‘经验科学从来不断言存在着不被感官所感知的事物’,这时他是个跟孔德一样的实证主义者。”看到此处,我凝思良久,我怀疑是不是我产生幻觉了。难道哈耶克不知道经验主义者贝克莱“存在即被感知”的命题,难道他也毫不知晓休谟的学说,难道他不知道康德对自然科学研究对象的界定?难道他们都成了实证主义者?他天真地把实证主义看作圣西门和孔德的发明创造,殊不知,实证主义甚至算不上一种哲学,它的基本观念,早在经验论和康德那里就存在了,它不过是把一切推向极端而已。至此,已经不用怀疑了,哈耶克在制造一本学术垃圾。
      
      哈耶克把此书命名为科学的反革命,言下之意是科学在圣西门之前都是革命的,是社会的进步力量,但自从实证主义者把科学方法错误地应用到社会科学之后,一种打着科学旗号的反革命力量诞生了,他造成了二十世纪的极权主义。丝毫不用怀疑,他所说的科学的反革命就是社会主义。但是,法西斯主义呢?他们从理性之滥用中汲取了什么灵感呢?哈耶克没有为我们说明。因为它所谓的极权主义也就是社会主义,暗中已经把法西斯主义排出在外了。对于这种意识形态的成见,我们不必理会。我们只要看哈耶克所列举的一系列圣西门主义者在工业建设方面的成就,我们不得不问,这是否是科学的反革命呢?如果是,那么整个资本主义工业是什么呢?当然,哈耶克会说,正因为圣西门主义者在工业上的巨大成就,造成了欧洲大陆不同于英美的一种资本主义模式,这种模式导致了以后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以及社会民主主义的兴起,所以是科学的反革命。在哈耶克眼里,欧洲大陆的资本主义模式也是存在问题的。普天之下都是科学的反革命,只有英美是革命的,哈耶克先生可能这么以为的。
      
      借用沃格林先生的话说,哈耶克的这本“著作是一件无可原谅的丑闻。从思想态度上看,它是不成功的知识分子的典型产物;从精神上看,我们非得用卑鄙、粗野、愚笨之类的词来描述它;从技巧上看,它是半吊子的、毫无价值的思想史作品。”如果我们真要看科学是怎么走向反革命的,真要反思极权主义,可以看《启蒙辨证法》、《单向度的人》、《现代性与大屠杀》等等,这样优秀的著作实在太多了,简直不胜枚举,但就是不要看这样一本满是意识形态的垃圾。
      
      我们知道,哈耶克和他的朋友波普尔同属朝圣山学社的成员,但这两人却在一些根本问题上观点截然对立。哈耶克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之间划了一条鸿沟,而波普尔却在他的《猜想与反驳》中用自然科学的方法论来检验社会科学,因此,他把弗洛伊德和马克思的学说称为伪科学。哈耶克强烈反对国家干预经济,认为这是通往奴役之路,而波普尔却以自由悖论为由主张国家干预经济。我们不怀疑两个朋友会在在一些细枝末节上存在分歧,甚至不怀疑两个人在根本问题上意见不同也会成为莫逆之交,但却怀疑他们会属于同一个学社。那么,是什么让两个观点各异的人聚在一个所谓的学社里了呢?当然不是理论,而是意识形态,因为他们强烈反对社会主义,所以便从五湖四海走到一起了。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A学说B学说,反共就是好学说,这大概就是朝圣山学社的宗旨吧。
      
      我一直疑惑哈耶克先生为什么要在最后一部分扯上黑格尔,既然他坦诚他对黑格尔一无所知,现在,我明白了,他是为了接过波普尔先生的反共接力棒。波普尔先生不就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把黑格尔斥为开放社会的敌人吗?那么,这个波普尔先生又如何呢?会不会也专门写一些学术垃圾呢?还是让我们来听听伟大的施特劳斯先生的评价吧:
      “这是最过时、毫无生命的实证主义试图在黑暗中吹口哨,尽管冒充“理性主义”,却完全没有“理性地”思考的能力——实在很糟。我不能想象这样的一个人能够写出什么值得一读的东西……”——摘自《信仰与政治哲学》
      这个评价,其实对哈耶克先生也是差不多适用的。

     

     

     

    疯的时间有点长了  看书背单词好好学习。。。

    分享到:

    评论

  • 。。。。。。
  • 我现在每天看GRE阅读就是在不停的被灌输实证主义思想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