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03

    提问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mpiditylike-logs/4937713.html

    是这样,  有那种不可定,不可取消的状态,是不是就是一种“无规定性的直接性”的显现。如果说撕碎表象是一种提示性的适当性的透视,那么于是,映入眼帘的是一种引导性的未被问及的问题。这种形态的出现,亦即对问题所问问题的东西加以分析,规定,探索,加固。发问作为“对。。。”的发问而具有“问之所问”。将之规定而成为概念。
    “问之和所以问”既然发问与疑惑的本身是某种存在者既发问者的行为。所以发问者本身有存在的某种本己特征。只有问题的上述各构成环节都已透彻之后,发问本身才透彻。
    之后是“此在”这个词,它有所规定的话,那么这一规定提示了一种构建。构建了变居不定或者一成不变的行为体验中保持其为统一的一种构建

    是用“主体”“自我”之类回答吗?

    想到这里的出处是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起过自行车了还有下楼咬一个苹果,嘴角有粘粘的苹果汁。还有,我牵着蝌蚪散步,她们和隔壁的花色兔子一起逃跑了。帮助联络的是一只野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