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03

    这种频率的送别太残酷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mpiditylike-logs/7352783.html

    最不能理解的是有这样的问话出现:要不要像伯格曼安东尼奥尼那样拍电影?   我现在只能偏激地说这种问法就很沦丧。

    我可以津津有味的看无数遍《放大》和《野草莓》。

    想到杜采上课时说到他们时那种炙热的眼神和语言。那是对一个时代的痴迷。笔记上大师列表上的人名如此壮观的在减少。我真想坐在某个空旷的教室里安静的看《红色沙漠》或者《呼喊与细语》或者《第七封印》。。。。

    我不敢说真正读懂过安东尼奥尼或者伯格曼的任何一部电影。但是阿巴斯说:电影不是导演拍成的,电影是在导演和观众之间形成的。电影的意义,不在于它拿了多少奖项,是电影史多么牛逼的里程碑,更不是炫耀学识,自抬身份的筹码。电影之所以不是一堆堆的胶片,是因为它们和我们有私人情感。于是他们和我们的关系,除了我们每个人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可以津津有味的看无数遍《放大》和《野草莓》。



    - -|||

    大概是我痴迷的看达芬奇《最后的晚餐》那种感觉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