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15

    刚才看一位叫颜忠贤的人的一篇文章说荒木经惟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mpiditylike-logs/7719510.html

     想看这位颜忠贤的影像地誌學

    首先荒木经惟 一个是用镜头疯狂追逐女性身体却又性情率真的疯狂日本老头,擅长高产以城市、女人为主要内容的摄影画册。了解不太多。东京日和是根据他的故事改编的,然后他不像传统摄影师,测光呀,镜头呀,构图呀,这些东西,他完全不讲究,总之随身袋住一部傻瓜机,一拎出就拍。看过他拍的阳子,争议的那部分还真没看过。

    里面提到「台北的面貌与侯孝贤的台湾乡野的意象有极大的差异。一个外国人和外来者或许可以将这观看都市经验的方式连接到这小岛的「总体性之再现」之类。突然想到《冬冬的假期》。这样的片名却在叙事流畅上脱卸不了必要的沉重。

    巧的是无畏老师和这位颜忠贤原来是同事来的~~~~

    再有就是,看见大家在台里被某个老师催促交片子之类的抱怨。知道我在这个破地方有多羡慕!

    帅阿姨今天上课的时候问我Was brauchen Sie?  然后我就随口说Ich brauche viel Zeit.  呵呵~真假~我又不是节约时间的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