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9-02

    今天的关键名词 Norman McLaren 和 Peter Tscherkassky 还有 rie fu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mpiditylike-logs/8056292.html

    Norman McLaren, 是因为chinaDV上的人和周传基老先生的讲座论坛里有点冲突,然后端出Norman McLaren的教材级别的话语。Norman McLaren一度开始厌倦在胶片上一格一格地绘制动画片,而开始尝试长时间在胶片上划出连贯线条的方法。这种颇受欢迎但多少有〝划伤胶片的可恶行为〞的嫌疑。《Begone Dull Care》就是十分钟的配乐胶片划伤。。。。当然毕加索相当欣赏这个短篇。所以说面对实验影像任何技术上的说法是片面的,形式上的试验与探索是一种精神与观念上的集中表现。

    Peter Tscherkassky  这个说来话长 主要没看过 。“契尔卡斯基玩笑般的推翻了克里斯蒂安·梅茨"电影是镜子"的理论,而梅茨的观点是为反对巴赞"电影是面向世界的窗户"提出的。他像梅茨破坏巴赞一样破坏掉梅茨,由此我们知道契尔卡斯基在寻找更多的东西。 ”这样的介绍让人不得不念念不忘。

    rie fu应该算为数不多的英语发音很好的日语歌手。Life is like a boat。MV里只有极干净的钢琴弹奏画面真不错,居然现在才看到。

     

    一个纯粹的艺术欣赏者是如此的幸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以此为证 2011-09-02

    评论

  • 和你相比我越来越像凡夫俗子了,当然,其实我本来就是凡夫俗子。现在的我不太想费大脑只是欣赏俗套的音乐、低俗的电影,只有羡慕你的份了,忽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