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02

    以此为证

    牛牛说了  结婚的时间根据你回国的时间决定  你当伴娘   可是万一你先结婚怎么办?

    我说    那我就等你先结婚我再结婚    反正我要当你的伴娘

     

     

    我想起来  牛牛也说过  就是我们头对头躺着的4年里的某一天   以后我结婚的时候 你要是没结婚 我就分你一半

    。。。。。。。。又囧又感动

     

  • 倾其所有这样的决心  过去我没有,但是现在我有了

    我自以为这值得你为我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多做些解释 结果不是

    对不起 我天生是个犟脾气   别人觉得不重要的事情请允许我觉得重要

    我不明白的事情 遗憾的是这辈子大概都没机会明白了

    Einmaligkeit  这个单词所指代的 我真不知道这些对于别人是不是很难的事情  因为对于我不是   如果非要说成这是什么文艺腔调 那抱歉 我文艺了并且我要文艺到底了      再有 什么叫做小说电影看多了 我就看多了怎么了 我不但看我还想拍呢  我还就从看米老鼠和圣斗士开始就这么想了怎么着  我就坚信 真正意义上倾尽所有的情感的付出只能有一次 我就纳了闷了  我可以拍着胸膛对全世界说我就爱过你而且是以这样毫无保留的架势  但是我可以嘲笑你 你不能  谁让你毫无保留的对那么多人好过       是说自己这么拼了命使劲还不能要求别人了?那还真他妈不公平   是说下一个课题可以变成 “世界本来就不公平 你还是电影看多了 你还是完美主义了”

    也许大概吧 感情这东西真的可以复制粘贴 但是我祈祷我还是不明白的好

     

    我多希望你和我一样  同样遗憾的是这辈子大概都没机会了

  • 北京归来 先洗澡睡觉去了 和谐号也太和谐了 七八个小时就轮回高声放一首很雷的歌 貌似叫做和谐的奥运之类的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旅客呢 欺负我忘记带随声听充电器嘛!

     

    大雪加大风 一起爬长城看来要后年或者后年以后了

    朱魏上厕所都在练习皮筋魔术。。。希望一个月后在德国相见的时候能达到半专业水准~

    小叙不见了 貌似去拉斯韦加斯了

    “郭美丽”和李贺是同一天生日

    怒怒床头放着特种兵格斗术。。。还一起半夜冲到麻辣烫小店

    “伪墩布”睡在烧烤店悬挂电视机上

    然然的各种加班审片

     

    。。。。。。。。。。。。。。。。。

     

    我亲爱的人们 此去一别不知何时相见了

     

  • 旭爷和大安到南京了 一个有演出很忙 一个请假休闲来了~ 今晚大安在何乐为家住下~

    明天去看望三土~~~

    真开心~~

    回头看一下房间。。。要赶快打扫整理下好迎接。。。。

  • 21号

    和帆帆看了她的广院回忆文件夹  我侧脸看她的表情。有很多“内幕” ,搞得一夜都很亢奋

    22号

    爸爸妈妈来了 妈妈还穿了紫色的碎花旗袍     典礼 (牛儿说你爸摄像的姿势还挺专业。那是我之前专门指导过的)   然后拍学士服照 下很大雨  在大雨里拍了集体照  拍照的大叔按照惯例要我们把学位证抛到天空 结果几百个人因为舍不得它淋大雨拒绝了 

    下午系里开大会 曹BOSS来了!  发证啦画册啦什么的 还有数媒和动画的班鉴  所有人和所有人的作品集 真TM太帅了!

    朱威发言 提到科学与艺术系的年代  结尾送给三土一首小短诗

    然后想多拍些学士服。。。结果一从包里把衣服拿出来就开始大雨瓢泼。。。不过大雨前远处半山腰的图书馆在云雾里真漂亮 搞得很像黄山的云海的范儿~

    晚会  特别棒      负责录像的是05的小孩了 我坐在其中一个机位的旁边 他看到旁边一帮学姐死命的掉眼泪还递了包面纸 好像我们都忘了说谢谢   我好想欠打的说照片里的那个剧社的海报是我们画的  在台上唱歌的男孩喜欢过我  那时候我们都才大一   

    开始和结尾 冯克庄和金梦玉点名 现在想起来 我还想那样大声地喊“到”!!!

    接着又聚餐了 又翻天了  下着啤酒雨 。。。录像都不能体现完尽其翻天的内容和程度

    毕业前要把想说的说明白想问的问明白 否则一辈子都搞不清了

    (在这个时候还是要有自己的情感上的原则  其实任何时候都要有 否则做出没有意义的浪费 )

    要抱一抱所有人 尤其是3土

    《年轻的白杨》没记住歌词。。。一起唱的时候只好看别人口型。。。不能不尊重校歌。。。

    不会喝酒好像损失很大 因为唯一清醒的人要负责拍摄 拍摄的人就不能被拍到 我就老是不出现!

    天亮的时候回寝室 路上看见冯克庄 他在拍照

    发现天发亮的时候 心里格外的难过

    怎么就一眨眼结束了?

    23号

    早上回去睡了木板(老爸老妈忘了我还要睡一个晚上 给收拾得那叫一干净) 快中午起来一起收拾    吃饭   盖了很多章  交了钥匙领了证书和照片 

     

    先回家洗澡换了干净衣服。。。和帆帆一起出的校门 帆帆给了一瓶水 她说这是她很喜欢的饮料 还详细地介绍了它的广告创意等等 

    晚上我等仅有的两个留守派到火车站送大部队

    T66基本又变成校车了 火车站方圆百里内就开始和眼熟的04的人打招呼。

    遇到有人假扮“小红帽” “萧爷”要息怒。。。

     然后是“南京再见 北京我回来了”的喊声。。。。

    上车 隔着窗玻璃 大家把手贴在一起

    晏子在玻璃上哈气然后写下祝福的话 

    朱威 好像在说什么 然后大家集体鞠躬 现在想大概是排身高。。。。

     

    旁边的列车小姐也跟着抹眼泪。。。好吧大家临走也要让南京城喧闹一下

    车越来越快我们的脚步也就越来越快。。。

    然后车成了一个小点 三土打电话过去 后来知道大家集体大声对着那个小小的听筒喊“到”!三土说:从此你们少了一个老师多了一个大哥。(其实没打扰到什么人,反正一车厢都是校友)

    24 号

    送因为驾照考试落单的牛儿 牛爸

     

    26号

    送了三毛 姹娜 大陆 水晶

    28号

    然然和李贺 飞回去了也 

     

    不用再帮大家往南京的卡号充花费了 而是删掉换新的号码    不用给饭卡冲粮食费   听不到满世界的播音腔 听不到大学城的出租司机在没上车的时候就说“一看就知道你们是中传南广的”(大叔们的理由里面除了漂亮说普通话有气质老拿着摄像机这种呢还有爱打扮爱谈恋爱头发颜色比较多半夜出校门的这种— —+)  太多“不用”和“听不到”

    04届“黄埔一期”就这样告别了  带着自始至终的骄傲 我们始终认为我们是这个学院唯一能代表CUC的人 现在也离开了   因为当初很玄妙很混乱很“内部”的开始  现在的心态应该也是如此但多了很多东西  对这个学院的未来乐观也好不乐观也好 我想我们说的时候还是会在前面加一个04届。

     

     

    未来加油 不管是台里还是公司  

    另外在北京的大部队 群里总有这样的留言“我下班了 谁一起去哪里哪里”

     

    现在三土 帆帆假期也回去北京了

    搞的我和果果在南京和杭州有点按耐不住寂寞!!!

     

     

    我要好好学习!!!德语越来越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