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30

    亲爱的大书架

    有多少书是看了一半的或者买来就没认真看的  却被我留在家里了

    现在这样坐在久违的书房里面一本一本解决掉

     

    连窗边的光线都有久违的感觉 

     

    回家真好

     

     

     

  • 2009-05-11

    白气球

    昨天出门 在ubann车站电梯口看见一只白色的轻气球 在很远的地方飘飘悠悠

    然后想着气球会飘到哪里去呢   边下到车站里看地图  转身的时候发现这只白色的小气球正慢慢的飞向我 我伸手正好拉住它的绳子降落在我的手上

  • 2009-01-14

    暗爽

    何乐为说要安排安排。。。问题是那也要等到过了年开学的时间。。。。我差不多就走人了。。。。哎~~

    但是还是暗爽一下。。。。何乐为你个盒带!不早说这样的好消息。。。。

    肆意大笑一番~~~

  • 2008-07-14

    绿豆

     

    另外 回家路上看见有卖茉莉花 买回家以后没两天开花了 而且花盆里还出现了小小的入侵者,密密麻麻的一个小方队,阳光底下绿油油的小芽,头顶两片圆滚滚的叶子左右分开。小方队成员也就平均五毫米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我就把他们转移到一个小茶杯里,送你们一片自己做主的地盘~嘿嘿

     7.16

    刚才 punk说因该尝试一下红豆 叶子有不同

     

    再有就是现在所有的人都在问你什么时候走呀 我说我话还没说利落呢 这个时候爸妈的表情就很不好看 如果告诉他们我前两个月在极其正当充分的理由下翘课翘到五个人的班老师都忘了我的名字。。一定脸就绿了。。。

  • 美浓烧的猫头瓷碗~   饭量大增 啦啦啦啦啦~~~~

  • 变色龙有个色囊,为什么没有人收集起来用它画画。大概是没有想到匹配的画布。

    记忆力不好的人大概总是会想这样一句话:现在,最好是,谁也不能问起,谁也不敢提及。未完成的状态要么就嘎然而止要么就拖拖沓沓再要么就制造一个大浪好好的冲刷一下。

     

    楼下的阿姨绑了一只鸡,日叫夜叫生无所息。终于,今天他嗓子哑了,伸脖子做大叫状,只发出一个很好笑的声音。

    如果可以回冥王星。。。我真想回去看看。。。刚才f同学在电话里说了这么一句风格不搭的话“爱着也好,走了随你去”,搞不清楚主语。

     

    房间的空调开得太足了,翻出妈妈的旧旗袍,灭哈哈哈哈哈~~

    写废话的确是一种享受。

  •                                                   - memorial piece -

                       

                                                                         -taken by  Nikon f-801s*keke-

     

     

    小学时候用过的伞呢,这次回家居然在阁楼里发现,放学经常把它挂在二外门口的那棵树上玩到忘了拿,然后经常整整一个周末都过去了,等周一上学一看还在。所以老是在大晴天就我一人拿着把伞回家。看起来傻得不行。

    旧物件。。。。既不属于内在剧情现实也不属于外在旁白,只潜伏在居中空间。

    想起来,和果果出去那天遇到很精致的店铺 但禁止拍摄,漂亮的老板大娘一直在照镜子,完全成醉的那种,相机挂在我的手腕上晃来晃去晃了很久。
    我想说:让我拍一下你角落里的那个伞把 加上墙上的那些小花吧,就是完全为了满足构图需要的那种。    我猜想她会说:你镜头开合的那一瞬间就足以吃掉我的那把伞。我顿悟:原来她就是三毛笔下的那个怕相机吃灵魂萨哈拉女人。

    这样不厚道,好像这些头脑中升腾的对话让这个镜子老板阿姨总是不太讨人喜欢。

  • 早晨,耳机里出乎意料的蹦出阿司匹林里文静的独白,声音那么清澈,我把脸更多埋在围巾里。仔细的听她说话。

  • 2007-10-09

    playbill

    今天遇到了原版书展销

    这本playbill破了 但只有一本

    原价好几百现在半折 大叔还好心附赠了一本charcoal  drawing  ,hoho~~

    明天继续淘 hoho~~~